CP极度杂食且没长性的人,高考党倒计时中,偶尔诈尸。

关于

全国卷狙崩了,补一个上海卷吧,882标准字数,言许怎么那么好吃prpr.

【言许】被需要

许墨放下手中的实验报告,伸手将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摘下,虽然感觉不到疲劳,但当他看向窗外的一片漆黑时,还是决定结束今天的工作,摸起实验室的钥匙落锁回家。
事实上,他今天根本没有心情工作。
漫步在恋语大学的小路上,感受着夜晚吹来的凉风,他的眼前突然又浮现出白天在华锐总裁办公室无意间看到的李泽言对女孩儿露出的温柔的笑容,心中猛地一震。
他记得,这种感觉,好像叫做失落来着。
“轰隆隆……”夏夜的天气阴晴不定,前一秒还是繁星满天,下一秒豆大的雨点就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猝不及防,只着了一件衬衫许墨被浇了个透心凉。
“嘶……”纵使是体质强大的Ares,也扛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暴雨,然而许墨此刻却只想在这暴雨的街头一个人走走,生病了也没关系吧,反正——没有人需要我。
看着街上一个个匆匆忙忙赶路的行人,许墨的思绪忽然回到了他和李泽言初识的那天,华锐的总裁似乎对他很感兴趣,而他,也乐得和他做一笔“合理”的交易。
可是为什么看到他和制作人小姐在一起自己会失落呢?
情商爆表而共情能力为负的许墨教授又陷入了自己思考的小世界中。
父母因车祸意外双亡,B.S.的人体实验,Ares的身份,让他早已不再需要他人,也不再被他人需要。
“啪嗒”空荡荡的公寓门被打开,许墨有些惊诧地看着坐在桌边一脸阴沉的李泽言。
“不接电话,嗯?”李泽言看着浑身湿透的许墨,火气更甚,自己的电话不接还弄得这么狼狈,真不知道这个人在想什么。
“李泽……李总,大晚上的有什么事吗?”许墨看着低气压的李泽言,脸上的笑容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随意地将身上湿透的白大褂脱下,仿佛浑身湿透的人并不是自己一样。走近那坐着的人,许墨压低上身,靠近坐着那人,有些冰冷的吐息喷洒在耳边。
“还是说,您想我了?”
毫无防备地,两人的位置便已对调,唇上传来温柔的触感,让许墨不禁愣了神。李泽言的吻比往常更加具有侵略性,不断汲取着许墨肺部的空气,令他下意识抓紧李泽言平整的衬衫,窗外的狂风暴雨仍在肆虐,独留房间中一室旖旎……

李泽言看着熟睡后不由自主蜷起身子的人,不禁心中一动,伸手拂开那贴在额头的一缕碎发,环抱着那人沉沉睡去。
谁说你不被需要,没有你,我的世界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评论
热度(34)

© 陆千R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