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极度杂食且没长性的人,高考党倒计时中,偶尔诈尸。

关于

Night Of the Sea (七夕贺文 USK r18注意)

CP:USK  海军海盗&性转
r18  七夕贺文

Night Of the Sea
(注:阿尔是少将,艾米丽是准将,因为两个人都姓琼斯,故请用军衔区分。)
当夜幕降临时,一切都恢复了沉寂。白日里喧嚣的大海也回归了平静。一轮圆月挂在深蓝色的夜空中,银色的月光洒下来,在和夜空融为一体的海面上留下一条条银河,仿佛蓝色的丝绒上洒满了闪烁着光芒的钻石。远远望去,海面和天空如同镜子两边的世界,一切都是对称的。
一阵喧闹打破了沉寂,几只在船上小憩的海鸥被惊得拍拍翅膀飞走了。有些古旧的船上,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宴会。明亮的火焰将周围的海面全部映红,如同鲜血一般。不成调子的歌声在夹板间回荡。妩媚的舞女在篝火旁翩翩起舞,引来船上水手们的一阵叫好。
夹板的一处角落里,站着两个人。略有相似的面庞让人不难猜出他们的关系。两个人看起来都只有二十几岁,然而与其他人不同的衣着则表明他们在这艘船上特殊的地位。
年轻的男性身着猩红色的长袍,衬衫扣子并没有系好,露出苍白的皮肤和突出的锁骨。腰间挂着刻有古典花纹的长剑,上面的花纹似乎和王室的标志有些相似。男人手上拿着一杯朗姆酒,琥珀色的液体滑过精致的酒杯内壁,在火光的映衬下反射出异样的光芒。男人摄人心魄的绿眸略显空洞的看着夹板上狂欢的人们,似乎心绪并不在这难得的狂欢上。
一旁的少女穿着和男人有些相似,镶有和男人一样的绿宝石的衬衫勾勒出美好的腰线,略深的领口隐约露出少女稍显贫乏的胸部。黑色的短裤搭配上过膝的长靴,仅仅露出的小部分大腿却更加让人浮想联翩。少女腰间挂着两把双管火枪,精致的花纹似乎和那把长剑出自同一人之手。搭配上及腰的双马尾,竟然意外的和谐。葱白的手指在朗姆酒的映衬下更显白皙,然而双手虎口和食指上的茧子证明它也曾经沾染过鲜血。少女半倚着栏杆,迷人的绿眸中映衬着夜空中的点点星火,是那么的深邃……
沉默良久,男子转过身,冲着堆满了杂物的木箱后面叹了一口气:“出来吧,琼斯少将,琼斯准将。”
木箱后传来一声轻笑,随后是皮靴敲击木板的声音。木箱后面走出来两个人,同样是一男一女,白色的海军军装证明他们不是应该出现在这条船上的人——
金发蓝眼的青年笑嘻嘻地看着眼前的船长,头上反重力的呆毛随着他的动作左右晃动。修身的白色军装显示出青年健壮的身躯,衣服上金色的花纹的勋章体现出他在陆地上超高的地位。
一旁的少女有些和青年相同的发色和瞳色,白色的海军军装显得她更加英姿飒爽,耳边的星星发夹则给她平添了几分活力与俏皮。两人都穿着白色的斗篷,在夜晚微凉的海风中簌簌作响。一身白的两人在黑夜中格外刺眼,仿佛是地狱中的一点光亮,下一秒就会被吞噬殆尽。
“嘛,亚瑟不要这么冷淡嘛,难得我来一次。”
“呵,”亚瑟冷笑着将杯中的酒喝光,一滴酒顺着雪白的脖领流下,在火光的映衬下格外色情。
“我觉得我对一个一年多没有见面的同级没必要那么热情吧,取个货还要亲自来,琼斯少将莫非是信不过我柯克兰?”
阿尔弗雷德一愣,随即笑着说到:“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这次只是来商议下一次的行动而已。”
“……走吧,去船长室谈。”亚瑟仰头饮尽手中的酒,随后就转身离开了。
阿尔弗雷德赶紧跟上亚瑟的步伐,一旁的罗莎也想跟上去,结果被艾米丽一把拽住。
“你干嘛?”罗莎回头狠狠地瞪着艾米丽,用力想要挣脱她的禁锢,无奈力量的悬殊让她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
“跟我来,heroine有话跟你说。”随后便拖着罗莎往夹板的更深处走去……
————
船长室里。
亚瑟一进门就觉得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了过去,后背狠狠撞上门板,震得背后未愈合的伤口生疼。定睛一看,果真是阿尔弗雷德那家伙。
“琼斯少将,请您放开我。”亚瑟翠绿的眼眸盯着阿尔弗雷德,烛焰在他的眼中映出一抹红色。
“啧。”阿尔弗雷德不快地咂咂嘴,看着眼前因为许久未见而闹别扭的爱人,决定用行动来好好惩罚他一下。

我是福利http://m.weibo.cn/5842094738/4006683581718892?sourceType=sms&from=1068095010&wm=2468_1001

————
而另一边……
“请你放开我,琼斯准将。”罗莎被艾米莉拖到巨大的木箱后面,罗莎猛地用力甩开艾米丽的手,白皙的手腕上因为刚刚的用力过度而泛起了一圈红色。
挣开艾米丽的手之后,罗莎立刻拉开了与艾米丽的距离,背靠着木箱,一脸戒备的看着她。
艾米丽苦笑,这位英伦小姐戒备心还真是强,不过在这危机四伏的海上生活久了的人都会这样吧。真是的,明明能好好地当大小姐的。不过谁能想到人们口中心狠手辣的“海上玫瑰”是喜欢红茶刺绣和书本的柯克兰家大小姐呢。
“Hey,罗莎,放轻松,我只是想和你聊聊而已。”艾米丽努力摆出一副“我很友好”的表情,然而鼻头上细细的汗珠还是出卖了她——面对壮汉都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用过肩摔撂倒对方的艾米丽•琼斯准将居然在紧张。
艾米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她可不想让自己今天的活动出任何的差错——天知道她现在比当初面对一个排的男兵还要紧张。
“好吧,聊些什么?”或许是喝了些酒的缘故,罗莎鲜有的放松了自己的戒备,金色的长发在风中随风飞舞,反射着星星点点的月光。
艾米丽从未像此刻这么觉得那身红色是那么的刺眼,她的罗莎不应该是这样的,她应该穿着素雅的长裙坐在花园里安静地刺绣,而不是绑着绷带在刀尖上舔血……等等!绷带?!
艾米丽一把拽过罗莎,死死地盯着她的小腹——本应因为衬衫而裸露出来的皮肤,此刻正被雪白的绷带所包裹着,层层绷带下面,还有丝丝的血迹。
“你受伤了?”艾米丽的眼神冷了下来,她抬头看着罗莎,语气是那样的不容拒绝,连栏杆上的鸟也因这令人窒息的低气压而仓皇而逃,只留下一地的羽毛。
然而罗莎却毫不在乎艾米丽杀人的目光,纤细的手指轻松地掰开禁锢她的手,不着痕迹地推开了艾米丽。
“并不是什么大伤,有劳琼斯准将关心了。”罗莎轻轻地抿了一口手中的酒,却在杯口即将接触到唇瓣的那一刻被艾米丽抢走了杯子。
艾米丽借助身高的优势将酒杯放在了木箱上,成功的用一句“你再喝酒我就把你带回军队里去”让罗莎吃了瘪。
看着闹别扭的罗莎,艾米丽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愧疚之感。她回身倚上栏杆,冰蓝色的瞳孔在月光的映射下显现出异样的光芒。
“是安东尼奥?”
“……嗯”沉默良久,罗莎似乎也平静了下来,反身靠上栏杆回答道。
沉默,良久的沉默。
就当罗莎以为艾米丽已经要走了的时候,艾米丽突然开了口:“呐,罗莎,你为什么要当buccaneer⑴?”
“Queen and country,”几乎没有一丝的犹豫,罗莎回答她,“It's my destiny.”
艾米丽一愣,她想起来了,那天她和罗莎共同立下的誓言。或许从那时起,一切就都无法挽回了吧。
“这次打的很苦呢,安东尼奥也是拼命了,好像也受了重伤的样子,听说是为了保护一个男孩子。”罗莎淡淡地说到,少女的声音在海风中有些空灵,不禁让人想到传说中的美人鱼⑵——诱惑又充满危险。
艾米丽有些惊讶的看着她——要知道,罗莎是从来不和她说这种事的。
“你有想要这样保护的人吗?”
“当然有。”艾米丽说,然后在心里补了一句:而且那个人现在就在我眼前。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罗莎笑了笑,“很久没有这么轻松的聊过天了呢,上次还是和樱。对了,她还和我说了一个很有趣的告白方式,好像叫做……”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两人同时说出这句话,随即相视,四目相对,那是森林与大海的交融。
“诶?你知道啊……”罗莎收回有些惊讶的目光,调笑到。然而没等她说完……
“因为这是我一直想和你说的话啊。”
“诶?是吗,确实很美呢……等,等等?!”
罗莎睁大了双眼看着艾米丽,眼中满满的全是惊诧。
艾米丽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里面有一枚白头海雕花纹的吊坠——那是琼斯家族的标志,是每一位家庭成员的象征。她轻轻地把挂坠挂在罗莎的脖领上,随即紧张的看着她的反应。
罗莎低着头,过长的刘海挡住了她的表情,正当艾米丽觉得自己人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告白就要以失败告终时,一声微乎其微的声音却让她欣喜若狂——
“笨,笨蛋,我也是啊……”

——今晚的月色真美,然而,月色再美,也不如月下的你美。

————The End————

⑴:“皇家海盗”亦称“绅士海盗”,英文“buccaneer”。16世纪始,海盗非常猖獗,世界各地航行着各种各样满载黄金和其他货物的船只,各国利益竞争和对殖民地的野心让残忍的海盗行为非常容易合法化。当时,英国的私掠船可以随意攻击和抢劫西班牙的货船而不受惩罚。“私掠许可证”是当时各国政府作为国家工具来加强海军,可以使本国在不增加预算情况下,凭空多出一支能攻击敌国商船的海上力量。这些有政府和国家在背后支持的海盗被称为“皇家海盗”。文中亚瑟和罗莎所在的柯克兰家族和这支海盗就是为女王服务的。

⑵:按传统说法,美人鱼以腰部为界,上半身是美丽的女人,下半身是披着鳞片的漂亮的鱼尾,整个躯体,既富有诱惑力,又便于迅速逃遁。她们没有灵魂,像海水一样无情;声音通常像其外表一样,具有欺骗性,会诱惑船员导致船只失事;一身兼有诱惑、虚荣、美丽、残忍和绝望的爱情等多种特性。 

⑶.“ic lufie þe”是古英语中“我爱你”的意思。

后记:七夕快乐呦,单身狗没人陪只能发口米英糖了,这是有史以来写的最差的一次肉(没有之一!),尝试了性转的设定,果然也是萌萌哒。最后祝阅读愉快以及七(火)夕(把)节快乐!

评论(2)
热度(33)

© 陆千R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