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极度杂食且没长性的人,高考党倒计时中,偶尔诈尸。

关于

米英 疾病梗——HIV

CP: USK
贴吧点梗段子第一弹——疾病梗  HIV
BE慎入

疾病梗——HIV
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在一起五年了。
当阿尔弗雷德推开家门时,两人共同置办的家被装点得焕然一新——桌子上的桌布被换成了暗红色,映衬着烛台上摇曳的明黄色火焰,渲染出一室的温馨。桌上的餐点早已准备好,上好的TENDERLOIN被精心的摆放在雪白的瓷盘中。Medium well的暗色表面与一旁流转着金色光芒的Riesling形成鲜明的对比。而这一切的作者,此时正靠着凳子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
亚瑟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修身的剪裁让他的腰身更显纤细。平日里略显苍白的脸颊在烛焰的映衬下多了几分生气,翠绿的眼眸中流转着金色的光,如同误入人间的精灵,闯入了这样一个缤纷的世界。
阿尔弗雷德不禁走近亚瑟,西装外套已经被脱下,白色的衬衫紧紧的绷着,勾勒出青年健壮的肌肉,灿金色的头发有些凌乱,镜片下那双泛着蓝色光芒的双眼却迸发着青春的活力。
“You did these, Artie?”阿尔弗雷德略显惊讶地看着自家恋人,后者则对他抱以一个肯定的笑容。
“That's amazing, I mean, how can you make the food by yourself……Hey, dear, put it down, I'm just kidding.”阿尔弗雷德实在惊讶于亚瑟是如何做到在保证厨房完好的情况下完成这份精致的晚餐的准备的。然而,当他看到亚瑟手中的餐刀时,随即收回了之前的话。琼斯先生可不想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夜晚成为爱人练手的靶子。
悠扬的曲调从房间的角落中传来,Sting悲伤而略带沙哑的嗓音让阿尔弗雷德不禁想起了他和亚瑟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从两个人挤在十几平米的小公寓到现在在各自领域叱咤风云的两人,共同走过了太多的风雨。
精致的餐点在房间内流转的歌声中慢慢减少。直到两人都放下刀叉,阿尔弗雷德从口袋中摸出一个精致的丝绒盒。缓缓打开,两枚精致的对戒整齐地摆放在盒中。亚瑟惊讶地长大了嘴,略微泛红的脸颊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酒精的作用。
“Happy memorial day, Artie.”阿尔弗雷德轻轻牵过亚瑟的手,为他那修长的手指套上银色的指环,随后在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
亚瑟帮阿尔弗雷德套上指环,随后送上自己的唇。唇齿交缠中模糊的声音在阿尔弗雷德耳边回荡——
“I love you, you Idiot.”
难舍难分之间,阿尔弗雷德猛然间眼前一黑,阿尔弗雷德连忙扶住一旁的餐桌——最近疲劳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了,果然撑不了多久了吗……
阿尔弗雷德是在床上醒来的。
当他奋力的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是被口罩遮住了半张脸的亚瑟。亚瑟手中拿着一个本子,正认真的记录着什么,阿尔弗雷德知道,那是亚瑟专门用来记录他病情的本子。虽然看不见全貌,但那紧皱的眉头却暴露了他此刻焦急的心情。眼底的血丝证明主人之前的忙碌。见到阿尔弗雷德醒来,亚瑟惊喜地睁大了双眼,可随即又换上一副冷漠的面孔。
“Mr. Jones, did you follow my suggestions to take care of yourself?”
看着亚瑟的严肃的面容,阿尔弗雷德深知自己惹他生气了。最近公司的事情太多,阿尔弗雷德回家的时间都是少之又少,更何况好好休息了。想到这里,亚瑟的怒气更平添了几分。
“Eh……take it easy, Artie, I'm just……just a little tired, really! So don't be angry. I promise I won't do that again.”
“Again?!”亚瑟彻底被阿尔弗雷德激怒了,“Are you crazy Alfred! you are a patient, you should take care of yourself. I'm just a doctor, but if you don't follow my suggestions, I can't help you anymore.”
亚瑟的情绪难得有些激动。他给阿尔弗雷德当主治医生已经很久了,他一点一点地看着病毒侵蚀眼前这个阳光青年的身体。医生的本能让他想要为他做些什么,更何况作为恋人,亚瑟也希望阿尔弗雷德能多享受几天这世间的阳光。然而看现在这个情况,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吧,再加上阿尔弗雷德不好好照顾自己……亚瑟不敢再想下去。
“OK, now, tell me how do you feel these days?”亚瑟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开始以一名医生的姿态向阿尔弗雷德进行询问。
“Em……I always feel tired these days, I thought it was because of the work at first, but now it seems that it was because of the HIV?”
阿尔弗雷德顺从的配合着亚瑟的治疗,他知道,无论是作为医生还是恋人,亚瑟都比自己更加关心自己的身体。
当亚瑟做完一系列检查后,最终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Listen, Alf, I think you'd better go to the hospital and do a check-up.”
阿尔弗雷德眨眨眼,富有生气的蓝眸让人联想到这个青年的活力,似乎怎么也无法和HIV这种事联系到一起。
“OK, Artie, I will be free tomorrow, let's go to the hospital.”
————
阿尔弗雷德的病情越来越重了。
虽然家里和办公室的抽屉中都塞满了药,然而这一切并不能挽回阿尔弗雷德正在流逝的生命,而药物的副作用则让阿尔弗雷德生不如死。
叠氮胸苷——骨髓抑制、全血细胞减少、药物热、皮疹
双脱氧肌苷——周围神经病、胰腺炎、肾脏损害
双脱氧胞苷——皮疹、口炎、周围神经病
…………
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一天天消瘦下去,自己却不能为他分担一丝的痛苦,只能陪在阿尔弗雷德身边,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帮助他度过最后的日子。
————
4月20日夜
明天就是亚瑟的生日了,阿尔弗雷德半卧在床上,凝视着还在桌边工作的亚瑟——虽然他已经看不清他的脸了。亚瑟感受到他的目光,起身来到床边。阿尔弗雷德拽他坐下,亲昵地吻了吻他的额头。略微沙哑的嗓音缓缓在静谧的房间中回荡。
“Artie, I'll give you a big surprise tomorrow.”
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苍白的脸,轻轻地点了点头。
“It's time to sleep, Alf, I still have some work. ”
“I'm not sleepy, I can't sleep without you.”阿尔弗雷德难得耍了耍小孩子脾气,亚瑟不禁笑出声来,摸摸阿尔弗雷德的金发,亚瑟在他头上落下一吻。
“OK……I'm going to take a shower, wait for a minute.”
————
亚瑟出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已经睡着了。灿金色的发丝埋入白色的床单中,暖黄色的床头灯映衬着那消瘦的脸庞更加苍白。阿尔弗雷德整个人沐浴在光圈中,如同一名坠落人间的天使一般,美好得让人不敢触碰,生怕他下一秒就会消失一样。
亚瑟轻手轻脚地爬上床,凝视着阿尔弗雷德曾经富有朝气的面庞,不禁伸手去触碰他。可当手指触碰到那尚温热的脸颊时,亚瑟如同触电一般缩回了手。伸手关掉床头灯,亚瑟在阿尔弗雷德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沉沉睡去……
————
4月21日。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躲进房间时,良好的生物钟让亚瑟睁开了眼。然而身后传来的些许凉意让他的心凉了半截——
阿尔弗雷德死了。
亚瑟久久凝视着阿尔弗雷德早已僵直的尸体,长久地沉默了。整个房间中只能听到灰尘落地的声音。许久,亚瑟倾身,在阿尔弗雷德冰冷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Alf, it's not a good present at all……”
                  ————END————

后记:贴吧点梗第一弹完结,又是一口玻璃渣(土下座),表示查HIV查的整个人都不好了,晚上做梦都是HIV。暑假复健第三弹,废话了小3000字。文笔废,祝阅读愉快。
                                  ——By  Charlotte

评论(3)
热度(11)

© 陆千R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