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极度杂食且没长性的人,高考党倒计时中,偶尔诈尸。

关于

米英 照顾生病的英的米

阿尔弗雷德是被一阵咳嗽声吵醒的。
回身打开床头柜上的灯,刺眼的灯光让他不禁眯起了眼睛。凌乱的书桌旁早已没了几小时前那个强撑着生病的身体还要工作的身影,那人现在正躺在自己身边,不过看起来状况并不怎么好——贴着胶布的手死死地攥住被角,因为脱水而干裂的嘴唇紧紧地抿着,想要压抑住胸口传来的想要咳嗽的欲望。脸上布满不自然的潮红,由于咳嗽而流出的生理盐水则被主人选择性的忽视掉。阿尔弗雷德伸手探探亚瑟的额头,掀开他额前有些长的碎发——还好,没有发烧。昏睡中的人猛然间触碰到比自己体温更高的物体,不满的扭动了一下,想要逃离高温的束缚。
阿尔弗雷德无奈,转身探向床边的水杯,温热的触感透过陶瓷传到手指间。阿尔弗雷德一只手端起杯子,另一只手揽过亚瑟的肩膀,轻轻地摇晃了两下。
“亚蒂,起来喝口水?”
亚瑟被他摇得头晕,睁开布满水汽的双眸不满的瞪了阿尔弗雷德一眼,随即又合上。可随后剧烈的咳嗽声打破了深夜的寂静。
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难受的样子,心里也是不好受。端起杯子含了一口水,直直地对上亚瑟干裂的唇瓣。翘起的死皮刮得阿尔弗雷德不由得一皱眉,随即将口中的水灌入怀中人口中,轻微的水声回荡在房间里,伴随着亚瑟轻微的喘息,几滴未被吞咽下的水顺着脖领消失在睡衣的领口,平添了几分暧昧。
阿尔弗雷德放开亚瑟,看着怀中的人由于这几日的病痛又消瘦了的脸颊,不禁把他抱得更紧。亚瑟似乎是舒服了些,乖巧地倚在阿尔弗雷德怀中,吐出均匀的喘息。
轻轻地为亚瑟盖好被子,阿尔弗雷德回身关掉台灯,霎时,室内又恢复了黑暗,惟有一双蓝色的眼眸,在默默地注视着另外一个熟睡的身影……

后记: 生病中,难受的不行来进行自我安慰,毫无主题的段子,貌似只能当做练笔了……

评论(1)
热度(31)

© 陆千R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