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极度杂食且没长性的人,高考党倒计时中,偶尔诈尸。

关于

米英情人节贺文 调教梗无肉 英语废 不要在意

情人节贺文?(大概)  
APH 米英 总裁S米x秘书M英 无肉 调教梗     
          
                           Hello , Mr. H
    绚丽的灯光洒在人影绰绰的瓷砖地面上,反射出七彩的光芒,映照在舞池中一众疯狂青年的视网膜上,抚摸,亲吻,色情的动作,仿佛带人们回到了英国的贫民窟(PS.什么鬼比喻……)。昏暗的灯光让火热的气氛平添了几分暧昧,女郎们穿着性感四处游荡,寻找她们今晚的“right man”,浓重的脂粉散发出诡异香气的同时也掩盖住病态的脸色。这时,音乐渐渐停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舞池中央的高台上,一位身穿紧身皮衣的金发美女伴随着不知何时再次响起的音乐在台上大跳钢管舞,引来一阵狼嚎和口哨,又掀起了今晚的一次高潮……(PS.不要担心,这段和正文没关系,它仅仅是一段练笔的场面描写……我找死……)
    与此同时,在这个酒吧的另一个角落,则是完全不同的一种气氛……
    “喂,小少爷,你确定你要这么做吗?”金色卷发的男人一边擦拭手中的酒杯一边对已经瘫倒在吧台上的青年说到。“别等酒醒了赖账啊……算了,哥哥我还是录下来吧,省的这位绅士先生醒了又说我整他……”说着便拿出手机,打开录音键。
    “混……混蛋……这种事要本大爷(普爷附体?!什么鬼……)说第二遍吗!”趴在吧台上的青年有些混乱,价格高昂的西装外套被他扔在一旁的高脚凳上,早已扯开的领带下面露出精致的锁骨,脸上带着醉酒后的潮红,金色的头发在灯光下颜色显得有些暗,乱糟糟地顶在自家主人的头上。
    “你确定要找个S来陪你度过这个愉快的周末?”弗朗西斯举着手机最后确认到,他确实被某位醉酒的绅士吓到了,虽然亚瑟平时醉酒后也会做出一些有违他绅士准则的举动,弗朗西斯也乐得看戏然后给他收拾残局送他回家,不过今天这个要求着实是个惊喜……啊不,惊吓。
    “废话,绅士说话一诺千金。”说着,亚瑟拿起一旁的外套,摇摇晃晃地向大门走去“对了,酒钱你付。”
    还真是毫不客气,弗朗西斯摇摇头,收起手机,去追那位没人送又要惹事的绅士先生……
    没错,我们的亚瑟•柯克兰先生有抖M的倾向,而且似乎比他人更严重些。然而作为一名绅士和一位企业总裁的秘书,时刻保持端庄的姿态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们的柯克兰先生还是很自律的,并且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失(zuo)礼(si)的事情。然而,今天的柯克兰先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在损友弗朗西斯的酒吧中再次喝醉了,同时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出了要找个S来一场“愉快的”调教这种话,以至于发生了前面我们所看到的事。
    弗朗西斯回到家打开电脑,看了看屏幕右下角的日期。啊,又到了Mr. H选择本周游戏玩家的时候了呢。弗朗西斯翻了翻最近手上一些M的资料,无可奈何地皱了皱眉,心想这次估计又不能让Mr.H满意了啊。点开邮箱,添加好一众附件,最终犹豫再三,把柯克兰先生的信息也添加到了上面。
    “邮件发送成功。”
    说起Mr.H,在T市的SM圈里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传闻他只有21岁,却有着一手能让所有M醉生梦死的调教手段,T市的任何一个S提起他都自愧不如。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有一个怪癖,就是调教的时候永远戴着一张面具——一张蓝银相间的面具,将他的半张面孔挡得严严实实的。只留一双海蓝色的眸子,摄人心魄。Mr.H出名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永远不会和自己的M上床,即使有人想要尝试勾引他,也永远都会被他拒绝并加入黑名单,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尝试和Mr.H来一场Sweet Game,然而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先生收到Mr.H的威胁。诶?你问为什么,因为著名的FB先生可是Mr.H的情报来源啊,当然,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此乃后话。
————
    蓝色的眸子扫视着屏幕上的信息,眼眸中倒映着这些无聊的照片,电脑的光在昏暗的房间中也显得格外刺眼,同时倒映在青年的脸上。修长的手指百无聊赖地滑动着鼠标,一张张精致的面孔在他看来如同一具具死尸一般,毫无美感。正当青年打算向信息的发送者投诉时。一张熟悉的面孔毫无防备地暴露在青年的视线中:熟悉的金发,非正常宽度却不违和的眉毛,深邃摄人的祖母绿的眸子,略带苍白的脸颊,无不显示出眼前的人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身影。视线落到备注处,“第一次”的字眼让青年不仅勾了勾嘴角,将照片和时间地点发还给弗朗西斯,阿尔弗雷德伸了个懒腰,走到窗边,掀开窗帘的一角,看着窗外灯火通明的街道,无声的笑了。“第一次啊,看来要好好款待你了呢,我的秘书先生。”
————
    “所以说,我明天非去不可?”亚瑟看着眼前笑得一脸无奈的弗朗西斯,突然有一种想把他的胡子一根一根揪下来的冲动。宿醉后大早晨就被对方叫起来喝茶,同时还带来一个这么劲爆的消息,柯克兰先生表示,一定是自己的酒还没醒出现错觉了。
    “这是肯定的了,对方可是Mr.H, 不去的话哥哥我绝对为你的人身安全担心。”弗朗西斯抿了一口杯子里的红酒,“况且他的技术确实不错,去试试也不吃亏。”昨晚弗朗西斯收到对方的回复时也吓了一跳,本抱着开玩笑不可能被选中的心思将亚瑟的信息混入那一堆信息中,谁料我们的绅士先生运气这么好就中奖了。如今是不想去也得去了。
    “Damn it! 这种事,我是不会去的。你帮我拒绝吧。”
    “你……眉毛你怎么能这样,哥哥我可还想与全世界的知更鸟小姐们愉快的玩耍呢~”
    “哈,是吗?那我祝你早日精尽人亡。对了,明天晚上我来找你喝酒。”
    “Noooooooo!”
    “好了,快滚吧!”
    弗朗西斯看着亚瑟淡定地喝了一口红茶,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起西装外套走出了餐厅。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对了,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啊!
————
    “Mr.H 昨天您决定的那位似乎有什么事情没法去了,您是否另寻一位?
                                                      By FB” 
    阿尔弗雷德看着手机上弗朗西斯发来的信息,嘲讽地笑了笑。明天,可是假日呢,你能有什么事呢,我亲爱的秘书先生,说谎可是不好的哦。
    “我明天去你的酒吧接他,你自己看着办。
                                                      By  H” 
    弗朗西斯看了看对方的回信,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神色。眉毛,这次我可帮不了你了,你可别怪哥哥我。
————
    “胡子,我来了。”亚瑟推开弗朗西斯的酒吧门,毫不客气地坐在了吧台边上。
    “还和原来一样?”弗朗西斯放下手中的杯子询问到。
    “啊,没错。”
    弗朗西斯转身倒酒,同时用余光扫视着亚瑟,确定他并没有看自己,便从口袋里掏出一片药,混着冰倒入杯子里,随即把它放在了亚瑟面前。
    亚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味道怎么有点怪,胡子混蛋你往里加什么了?”
    “没什么呦,只是一点能让哥哥我保命的东西呢!”看着亚瑟越来越迷糊的眼神,弗朗西斯看看表,时间刚刚好。这时,一个戴着墨镜和口罩的黑衣男人走过来,抱起了亚瑟,点头向弗朗西斯示意。
    “等等,我想问问你,问什么非他不可?”弗朗西斯伸手拦住男人的去路,问道。
    墨镜下的蓝瞳闪过一丝温柔,却在下一秒消失得无影无踪。撞开弗朗西斯的手,“没什么原因,只是我看上他了而已。”然后独自就弗朗西斯一个人在酒吧中凌乱。
(此时法叔内心:你TMD逗我啊,这还叫没什么原因?!)
————

中间被和谐部分请戳Blog

    此后的生活似乎又恢复的平静,额……如果让我们忽视第二天柯克兰先生在床上蒙着头大呼“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和弗朗西斯先生成功的成为了九级残障这两件事的话,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
    阿尔弗雷德现在表示心非常累,自己和亚瑟出来和其他公司的人聚餐,自己之前就说过亚瑟不能喝酒,他的就也几乎都是自己挡下了。可是他不就是去个洗手间吗,为什么回来自家秘书就已经被灌醉了,而且似乎要开始耍酒疯了。阿尔弗雷德快步走过去将亚瑟抱起来,对在场的各位道了声抱歉,就带着亚瑟回了自己家。
————
    亚瑟•柯克兰先生表示自己现在十分迷惑,昨天自家总裁不过是去上了个洗手间,对方的秘书小姐就一个劲儿地开始给自己灌酒,作为一名教养良好的绅士,亚瑟自然不会拒绝女士的请求,不过似乎柯克兰先生太高估自己的酒量了。结果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在总裁家的卧室里,而自家总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猛然间看到墙上的日历,亚瑟了然,今天是情人节,估计自家总裁和他的情人出去约会了吧。
    亚瑟在房间里转悠了半天,突然,一张面具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银色的面具上镶嵌着冰蓝色的花纹,熟悉的纹路让他回忆起那日羞耻的回忆。突然一阵充满元气的声音随着开门的声音传来:“Hey!亚蒂,hero我回来了,看我给你带了什么……”金发的青年走进房门,手里还拎着一个袋子,头上的呆毛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的,青年看起来本来想要说什么,却在看见亚瑟手里的东西的时候噤了声。
    “You……you're……”亚瑟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不再颤抖,但是似乎没有什么作用。
    阿尔弗雷德放下手中的袋子,从身后抱住亚瑟,亚瑟难得的没有挣扎(刺激太多大脑当机了)。阿尔弗雷德把下巴搭上亚瑟的肩膀,在他耳边低语:“I apologize, Arthur.But, I really like you……no, I love you. So, would you like to be my personal M?”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亚瑟不知所措,脑海中突然回想起自己和阿尔弗雷德的点点滴滴:总是解决掉自己苦手的交际应酬,把自己做的东西都吃光(阿尔你的胃……),在酒桌上也从来不让自己喝酒……阿尔弗雷德就像一束阳光照在自己的心上,让他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中感到一丝温暖,似乎……也不错。
    感觉到怀里的人默默地点了点头,阿尔弗雷德高兴地把亚瑟抱了起来,结果当然是引来对方的“baka”和红脸。
    这个情人节,似乎有些不同呢,至少对于Mr.H来说,是这样的。
                              ——The End——
PS.终于写完了,情人节贺文什么的,写得我各种羞耻啊,不过只要英sir和阿尔两个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就好啦!最后,Happy Valentine's Day!

评论
热度(15)

© 陆千R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