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极度杂食且没长性的人,高考党倒计时中,偶尔诈尸。

关于

【周叶】同居三十题4.坏掉的纱窗

4.坏掉的纱窗

老叶退役后设定,老叶在B市帮叶修管理公司,小周还在打职业联赛。

 

荣耀联赛第十一赛季,没了叶修的兴欣威胁减小,轮回又一次成功夺下了的总冠军,其中轮回的队长周泽楷在最后一场的表现十分抢眼,擂台赛的又一次一挑三,团队赛更是和一叶之秋双双强攻,“双一”组合出人意料地配合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开场就一波带走了对方的治疗,奠定了团队赛的胜利。赛后,面对即将到来的如狼似虎的记者们的提问,周泽楷果断选择卖了自家副队——反正他去不去也是江波涛回答问题。

轮回众人结束了庆功宴时已经是凌晨,看着一群喝得天昏地暗的队友,周泽楷无奈地摇了摇头,职业选手平时都是不喝酒的,但是今天高兴俱乐部也就任由他们难得放肆一次,结果就是现在这副惨状——孙翔整个人都放飞了,在一旁伴着外面传来的乐曲跳舞,杜明则整个人挂在吕泊远身上,边往嘴里灌酒边哭诉他对唐柔的爱,吕泊远也喝高了,任由他挂着。方明华整个人窝在房间的角落,微醺的他正在打电话,听语气大概是在和妻子交代自己什么时候回去。作为唯二没有喝醉的人,周泽楷歉意的看了看江波涛,在后者表示自己会把他们安顿好后,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奔向机场。

当周泽楷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叶修家门口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①无奈地看了看QQ,叶修还在线,那大概是还在打游戏。想了想,便拨通了叶修的电话(别问我叶神哪儿来的电话···)。

叶修接到电话时正带着兴欣工会的一帮人抢野图boss,被突如其来的铃声吓得手一抖,差点被boss的大招给扫到。看着boss最后一滴血被磨没,叶修接起电话。

“喂,谁啊?”叶修揉揉有些酸痛的眼睛,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很好,凌晨三点半,可随后那个熟悉的声音却让他愣住了。

“前辈,帮忙开下门。”

叶修“腾”地一下从椅子上坐起来,愣了足足三秒才回话:“小周你在哪儿?”

“前辈家门口。”

听到这个答案叶修飞快地起身找拖鞋,然后小心翼翼地穿过院子,走向门口。

叶修给周泽楷的地址是老家的一栋四合院的地址,夏天到了,他虽然在南方待了那么多年,却还是怕热怕的不行,干脆和自家老爷子打了个招呼自己来这里避暑,顺带打打游戏——在家军人出身的老头子那种堪比张新杰的老干部作息让他完全没法打游戏,这次正好出来放肆一下。想到这个赛季结束后周泽楷的夏休期,叶修干脆就把这里的地址给了他让他夏休期直接来自己这里。两人一个要管理公司一个要比赛,一年见面的时间总共就那么点,叶修这次倒是直接私心把周泽楷的夏休期全占了,可万万没想到,居然这么快。

叶修趿拉着人字拖走过院子,清脆的响声在只有蝉鸣的夜中分外清晰。周泽楷听着渐近的脚步声,心脏也跟着加快了跳动——自己想念了这么久的人,马上就能见到了。

“吱呀——”叶修拉开布满岁月痕迹的铁门,下一秒就被拉进一个熟悉的怀抱,柔和的洗衣液的味道混着青年的体温刺激着叶修的感官,竟让他一时间忘记了两人还在大门口。伸手拍了拍周泽楷的发顶示意他松手,顺带揉了一把那偏硬的发丝,叶修拉起一旁的行李箱,转身进了门。

一进屋,周泽楷就被那弥漫在房间里的烟味熏了个正着,他不会抽烟,也不喜欢烟味儿,当然除了叶修身上的。

“咳咳···”周泽楷四周环顾,只见电脑旁边的烟灰缸里烟头早已堆起了小山,他皱皱眉,却不巧被叶修看到了。走到窗边将原本半掩的窗户全部打开,清凉的夜风瞬间将烟味儿吹散了些许。

“小周你······”/“前辈······”

“你先说。”叶修耸耸肩,将游戏退出,反坐在椅子上扒着椅背看向周泽楷,一双黑亮的眸子在从窗户落下的月光中闪闪发光。

周泽楷为这美景愣了一下,随即想起自己要说的话,缓缓开口。

“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

“还以为你要说啥呢,我这不是打游戏习惯性地叼上一根嘛,”叶修如释重负地笑了笑,“怎么着,怎么这么快就到了,不是今天刚拿完冠军嘛,这么着急跟哥邀功领赏?”

周泽楷不说话,只是脱了自己的外套,走向叶修,在他唇角轻轻落下一吻,那张俊脸就这样出现在自己面前,饶是叶修也愣了愣,随即扔了毛巾给他让他去洗澡。

月光懒懒地从窗户照进来,叶修已经沉沉睡去,周泽楷却异常的清醒,不知是夺冠的喜悦还是与叶修相见的欣喜,亦或者两者都有。忽然叶修开始不安稳起来,连着翻了好几个身,手还在胡乱地动着,好几下还差点打到周泽楷。周泽楷连忙抓住了叶修的手,制止了他的“梦游”行为。借着明亮的月光,周泽楷仔细地欣赏着叶修的手,那双被誉为全联盟最好看的手,那双曾经击败了全联盟的手,此时正乖巧地待在自己手里,纤细的手指指节分明,因为注意保养明明是皮肤最容易不好的地方却成为了叶修身上最柔软的地方。叶修又不安分地翻了个身,将整个人埋在周泽楷怀里,夏夜难得的凉风拂过窗棂,缠在这对恋人身边,如同梦间的薄纱,飘飘扬扬。

叶修一边看着周泽楷给他抹风油精,一边忍笑的样子,无奈地敲了敲他的头。

“想笑就笑吧,不过为什么蚊子只叮我不叮你啊?”叶修看着破了一个洞的纱窗,又看了看身上没有几个包的周泽楷,接受周泽楷抹过来的风油精和那带着风油精味儿的吻。

 

①我查了一下,从上海到北京的飞机大概是两个小时,但是起飞时间是我瞎编的,我查了一下真的没有12点的航班QAQ,辛苦小周了。


评论
热度(28)

© 陆千R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