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极度杂食且没长性的人,高考党倒计时中,偶尔诈尸。

关于

【缺潮缺及其衍生】希望我在下一世也能见到你

【缺潮缺及其衍生】希望我在下一世也能见到你
OOC预警 主缺潮缺 副福华及各种拉郎衍生CP,少数事实,大部分虚构,请勿上升真人,第一次尝试小分段,不好的地方请多指教,以上。

1.
Martin Freeman第一次接到John Watson这个角色的时候觉得世界为什么这么小,前一阵子刚刚弄明白自己家谱[1]的Martin眼前又不禁开始浮现那个老旧的徽章——一条蛇缠绕着权杖。那是他祖父的徽章,一名在敦刻尔克牺牲的RAMC(Royal Army Medical Corps)的医疗兵,而John Watson也恰好是他们中的一员,更何况,自己的中间名也是John······不过趁机体验一下祖父的军人生活也不错,不过自己体验的大概是祖父没能等到的退伍生活。而当他知道自己的搭档是Benedict时,无奈就更多了几分。[2]
Benedict其实对于Sherlock这个角色还是挺害怕的,毕竟是一个多世纪的经典,还有那么多前辈们演绎过,他不知道自己能否驾驭好这个二十一世纪的大侦探。Mark告诉他John的扮演者是Martin Freeman,他知道这个在《The Office UK》中出现过的小个子男人,看起来很温柔,耀眼的金发看起来很柔软,仿佛在吸引人去抚摸它,不知为何,Benedict对于这次合作充满了期待。
那天晚上,Martin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仿佛置身于战场,金色的徽章就别在自己的衣领上,他想起来了,这就是祖父参加的最后一场战役——敦刻尔克大撤退。他手忙脚乱地看着一个个被抬进来的伤员,望着不远处漫天的尘土和飞溅的血液,忽然在一群军装中看见了一个穿着西装的身影,拿着身影蜷缩在角落,拿着一个本子在上面写写画画,他想上前去叫那个人,然后,梦醒了。Martin躺在床上回忆着那个怪异的梦,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窗帘的缝隙。然而他永远不会知道的是,那个本子上的名字写的是——Alan Turing。

2.
第一次读词会上,Benedict第一次见到了那个小个子的男人,似乎太过于巧合,两人不约而同地穿了黑色条纹的毛衣,只不过Benedict的是蓝色的,而Martin的是红色的。揉了揉自己有些乱糟糟的卷发,Benedict走上前去和Martin打招呼。
Martin看着自己身边坐着的这个高个子男人,而后者正盯着那厚厚的台词本。离开了西装的Benedict更像是一个大男孩儿,Martin无法想象对方如何成为那个冷漠又孤僻的Sherlock,但他想Benedict的Sherlock一定很迷人。
不得不说Mark和Steven的剧本实在是太棒了,Martin和Benedict并肩坐在长桌前,Martin听着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回响,感觉自己身边坐着的就是那个不可一世的Sherlock Holmes,而他,此刻就是John H Watson。

3.
第一季的拍摄那么的顺利,Martin和Benedict就像合作多年的老搭档,两人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默契,大概没有人想得到不久之前他们还是两个陌生人。
Martin抱着手中的咖啡,耳机中传来悠扬的乐曲,虽然比不上家里的唱片,但在这样忙碌的日子里已经算是难得的享受了。冬日午后的阳光烘得人昏昏欲睡,Martin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余光却瞥见那个穿着黑色大衣的身影——和梦境中的那个身影像极了。
Benedict看着手里的剧本,他不得不说Sherlock和John是世界上最棒的一对——无论从哪种感情角度来看。他不禁想起Martin,那个某些方面和他的角色有些相像的人,没错他就是说的表里不一这一点,如果用泰迪熊来形容的话,军医是暴力泰迪,Martin就是黄暴泰迪了,等等为什么自己用了泰迪熊来比喻一个男人?Benedict叼着嘴里的棒棒糖,思考着自己刚刚的脑洞,任由甜腻的草莓味在唇齿间扩散开来,嗯,他才不喜欢草莓呢,是助理强行塞给自己让自己补充糖分的。都说甜味能给人带来幸福感,他现在确实感觉挺幸福的,不过这份幸福感的来源是嘴里的糖果还是因为某只泰迪就不得而知了。
Benedict在一旁陷入自己关于泰迪的思考当中,完全没注意到他的思考对象正在几米外正大光明地“偷窥”他。Martin看着那个三十多岁还坐在路边叼着棒棒糖看剧本的人,无奈地想这个人究竟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样子,却又忽然反应过来,自己明明还和他没认识多久,而自己则正像个变态一样盯着自己的搭档。
可是Benedict确实让他移不开视线。
被西裤包裹着的修长双腿随意的搭在一起,勾勒出完美的曲线,Sherlock那件标志性的大衣遮住了那纤细却强壮的腰身,可是Martin知道那里的曲线有多么迷人,当他背对着自己在窗边拉小提琴时,他总是移不开视线。骨节分明的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大腿,两人都没发现他们在小动作上竟是惊人的相似。棒棒糖棍露在那两片薄唇外面,让这个比自己小了五岁的男人优雅的气场中多了几分稚嫩。微长的卷发在前额上投下一小片阴影,盖住那双星辰一般的眼眸,Martin曾经惊讶于Benedict的那双眼睛——虹膜异色症,他从来不知道原来疾病也可以这么美丽,铁道旁的那场戏他有机会近距离地欣赏Benedict的眼睛[3],他用尽自己所知道的所有英文词汇也无法形容那是怎样一种美,他只是觉得那双眼睛有魔力,不断地在吸引他······
一时间,一个人看,一个人想,岁月静好。

4.
《Sherlock》的收视率吓到了所有人,随之而来的是Martin和Benedict的爆红,还有随之而来的一大票同人作者······
Martin坐在《The Hobbit》片场,远处是新西兰的美景,手中的MacBook页面不断地在切换, tumblr上各种分级的同人图和同人文确实是刷新了他对同人区的看法,精美的图画,娴熟的笔法,细致的描写,精彩的情节,Martin都快忘了自己正是这些作品的主角之一——“回去一定要和Benedict分享一下。”他这样想,他对自己的搭档看到以自己位主角的大尺度图片时的表现十分期待。
事实上他确实这么做了。
于是《Sherlock》剧组的众人成功的看到了两位主角在休息时间动不动就凑在一起盯着电脑神秘兮兮地不知道在干什么的情景,也为众多粉丝们提供了更大的遐(yi)想(yin)空间。

5.
《Sherlock》每两季之间的空档期有两年多,两年的等待对于广大粉丝来说实在是煎熬,也是同人作品飞涨的时期——总要用一些东西来弥补没有正剧的无聊不是。
Martin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Sherlock》之外和Benedict合作。
一旁是大片大片的绿幕,自己听从着工作人员的指挥寻找那只虚拟大龙的位置,耳边回荡着Benedict低沉的声音,他努力想象着巨龙的样子,脑海里却全是Benedict的面孔。两人虽然在同一个剧组,但因为拍摄的档期不同两人并没有见面。
不知道他给这只巨龙做动作捕捉和配音时是什么样的?
可是Benedict却完全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样子。
发丝凌乱,熬夜的黑眼圈,简单的T恤和运动裤,加上束缚行动的仪器,Benedict还是选择将自己关在录制房间里。
他忽然开始想Martin,那个很温暖的小个子男人。不知道他会怎么面对那个完全不存在的Smaug来演绎那个小矮人呢?不过想到两人不久又会在《Sherlock》的片场相遇,Benedict不自觉的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6.
Martin没有想到Amanda会加盟《Sherlock》S3的拍摄,尤其是婚礼那集,两人更是尴尬倒不行,不过并不是第一次合作的两人配合默契,顺利的完成了拍摄。
出问题的是Benedict。
Benedict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烦躁,发呆,忘词,这并不是一个专业演员应有的素养,看着厚厚的一叠台词,又看看不远处聊得正欢的Martin和Amanda,Benedict觉得自己的内心是崩溃的。这种情绪一直持续了整个S3,以至于他在座谈会上失态了。
“I’m delighted to have her around······”
“You were delighted with her as well. As we know, it’s wonderful.”[4]
瞬间台下一片唏嘘。
Benedict立刻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让人误会的话,多年的经验让他瞬间摆出一副迷茫的状态,给自己打了个圆场。
可他没看见Martin那一瞬间看向他的眼神。

7.
S3播出后,反响巨大,Johnlock的粉丝们炸成一片,恰逢Benedict公布订婚,Martin看着网上的一条条评论,无奈地笑笑,望向一旁的Amanda和两个孩子,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统统抛到脑后——
包括心底的那一小点失落。

8.
他最终还是和Amanda分手了。
两人相识十几年,最终还是输在了现实上。虽然是和平分手,Martin还是觉得两个人还是先不要在一个房间里待着好。他出了门,漫无目的地开车闲逛,最终停在了一个公园旁。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脑海中。鬼使神差地拨通了那个号码。
Martin望向车窗外的星空,想起了Benedict的眼睛。
“喂?Martin?”熟悉的声音但从听筒另一边传来,Martin不知为何突然湿了眼眶。
“Martin?”
“是我,Benedict。”
“怎么了?”
“你现在有空吗?能不能······出来陪我喝几杯?”
电话另一边突然沉默了。
良久,Martin听到对面传来一声轻轻地“好”。
将地址发过去,Martin将手机扔到后座,“砰”的一声消失在黑暗中。

9.
那晚两个人喝了很多,也说了很多,酒气弥漫在夜晚潮湿的空气中,醉了两个人,也醉了头顶那片星空。
“你说为什么我总是不自觉的会想起你啊。”
“Marty你说什么?”
“啊?我刚刚说了什么?忘记了。”
“唔,你说我为什么会那么在意你啊,而且那么默契,你说我会不会上一辈子就认识你啊。”
“没准儿,不然我怎么会遇上你这么个完美的家伙啊,不过,我希望下一辈子还能遇见你,无论以什么身份。”
“好。”
两人望着璀璨的星空,都笑了。
······

10.
我希望我能在下一世也见到你
或许我是退伍的军医,你是反社会人格的侦探,我们一起奔跑在伦敦的大街小巷
或许我是星际逃犯,你是误上贼船的小类人猿,我们一起看遍宇宙的每个角落
或许我是杀手,你是我出任务时遇上的特工,我们一起面对未知的挑战
或许我是邪恶的巨龙,你是闻风而来的小贼,我们一起度过漫长的孤独岁月
或许我是小小的政府官员,你是拯救世界的至尊法师,我们一起维护世界的和平
或许我是Benedict Cumberbatch/Martin Freeman,我们相约在下一世,仍然陪伴在你的身边。

THE END

【注:[1]关于潮爷寻找家族历史的一档节目,叫做《Who do you think you are》,讲述了关于潮爷祖父几代的事,潮爷的祖父真的是军医!
[2]潮爷的大哥也叫Benedict
[3]指的是S1E02里火车道旁转圈圈的那个场景
[4]取自S3E01首映Q&A】

后记:终于将脑洞全都填上了,马上就要开学了,写手挑战剩下的四题暂时没有脑洞可以写,就先坑着吧QAQ,这篇文主要是想写潮爷和缺爷的一种羁绊吧(又开始胡诌),再次说明:纯属虚构,请勿上升真人!开学之后就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更新了,这篇就当是开学礼物吧,不过我会回来的哦~
 
准备钻回棺材里的陆千Ryou

评论(13)
热度(58)

© 陆千R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