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极度杂食且没长性的人,高考党倒计时中,偶尔诈尸。

关于

【原创短篇】一月一日 Chapter3 第一个牺牲者 校园微恐怖悬疑

Chapter3第一个牺牲者(修bug重发)
众人跟着陆千回身,却惊奇的发现身后的门被锁上了,绕开一看,一楼所有班级的窗户也都上了锁,要知道高一的教学楼至少有十几个门可以进入,一个一个找肯定不是办法,于是四人决定分头行动,于是,15分钟后······
三人跟着陆千来到了20班门口,看着陆千面对反锁的门干着急。
“陆千,你到底是要干嘛啊?”张梓南显然没有跟上自己教练的脑回路,毕竟理科生和文科生还是有区别的。
“梓南你帮我拿一下门框上的钥匙,我够不到。”梓南扫视了一圈,在场的四个人里他是最高的,放弃思考的他默默听了自家教练的话。
“咔哒”,门锁应声打开,偌大的教室没有开灯,窗帘全都死死地拉着,楼道窗户外厚厚的云层遮住了阳光,让众人无法借助自然光看清楚房间里的一切,但开门时细微的回声却让陆千和周正琮微微皱了皱眉——不会吧······
“啪!”突如其来的光亮让三人都眯了眯眼,然而适应后,眼前的景象却让众人愣住了。
平日里凌乱的教室此时空旷的有些吓人,课桌全都不翼而飞,只有中间的一个被黑布盖住的似乎是箱子的东西。周正琮上前轻手轻脚的掀开黑色的布料,结果——安落伶双手反绑被关在一个类似与玻璃制的水箱中,似乎陷入了昏迷状态。而周正琮的动作,似乎牵动了什么机关,一角的细管开始向水箱中注水,众人这才发现水箱一角那根不知从窗户引入不知道通向何处的细管。这时,林华清略带颤抖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教室中,平添了几分空灵。
“亲爱的朋友们,很遗憾,你们第一关就要面对我们的道具,钥匙在讲台上,你们可以尝试拿到它,或者用别的办法打开水箱,我相信你们也不希望自己的朋友在你们眼前死去吧,Good luck~”
“怎么办?”张梓南率先打破了宁静。
“事到如今,只能分工合作了。”陆千沉吟片刻,说出了事情的解决方法,“我和教官想办法拿钥匙,华子你去找水管的源头,然后关掉它,梓南你找找工具看看能不能破坏水箱,没有时间了,快点行动吧。”
“好!”
“诶,等一下。”周正琮伸手抓住陆千的手腕,“这么过去你打算送死吗?”
“哈?怎么了?”
“你自己仔细看看讲台周围的细钢丝行不行······”无语的学霸君。
陆千眯着眼仔细地盯了一会儿,才略微看清空中悬着的密密麻麻的细线,幸好周正琮刚刚拉了自己一下,不然估计这会儿自己已经像《生化危机》里一样碎成块儿了。
“慢慢来吧。”两人褪去身上碍事的外套和毛衣,开始缓慢的向讲台移动。
另一边,张梓南在外面的辅导桌上找到了一把螺丝刀,虽然没有锤子好用,但是撬玻璃还是绰绰有余了,然而,30秒后,张梓南的一声怒吼成功让陆千身形一晃,胳膊上又挂了一道彩。
“TMD居然是钢化玻璃!”
三人的心又凉了几分,只能靠林华清关掉水源两人再成功拿到钥匙了,可是,看看仍有三米多远的讲台,陆千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来得及吗······
林华清灵巧的翻上窗户,看了看水管的走向,出门下楼,连夜的大雪将地上盖得严严实实,她摸索着找到被埋在雪层下的水管,冰冷的触感让她一哆嗦。顺着水管一路摸索,却始终看不到尽头,她独自一人走在漫天的白雪中,手脚早已冰冻得麻木,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学校原来这么大。迷蒙之中仿佛有一座建筑物渐渐靠近,她仿佛看到了希望,然而,当她终于关上水源的水龙头时,出门后的门牌却让她愣住了,“高一级部”四个字就像刀子一般狠狠地刺痛了她的心。怎么可能?!自己明明走了那么久,为什么最后还是回到了原点?!顾不得想太多,林华清转身向教室跑去。
一进教室,就见筋疲力竭的陆千和周正琮摊到在地上,周正琮白衬衫上的口子以及斑斑点点的血迹让人不禁想到两人经历了些什么。其实陆千伤得更重些,只是黑色的衬衫完美的隐藏了血迹,只有几处若隐若现的皮肤能让人判断出伤口的位置——女生到底没有男生灵活啊。
而一旁的张梓南喘着粗气,身上的衣服被打开箱子时喷涌而出的水打了个透,让他瑟瑟发抖。而一旁的安落伶胸口早已失去了起伏。
“到底还是晚了吗······”
“没有,”张梓南颤抖着声音说,“我们来之前安安就已经······”
四人陷入了无边的沉默中。
“你们赶紧把外套穿好,这样会着凉的。我回班拿医药箱,先帮你们俩处理下伤口。”说完林华清又消失在了班门口。
“所以,陆千你是怎么猜到是你们班的?”
“这个人这么了解我们,想必谜题也和我们有关。28班的班名就是天狼啊,‘西北望’指的是向西北方看是28班,可是咱们的教学楼位于最南侧,所以我在想应该是平面图上的吧,西北是左上,所以28班的右下正好是我们班······嘶,好疼。”
两人了然点头。
“话说小华怎么还没回来?”张梓南的话音刚落,少女怯生生的声音就从门口传来:“陆千,又,又有卡片了······”
周正琮一把拿过林清华手中黑色的卡片,只见上面漂亮的行楷写着:
“吉日兮辰良,穆将愉兮上皇;
抚长剑兮玉珥,璆锵鸣兮琳琅;”
“这回又是什么?”周正琮皱了皱眉,让他解数理化还行,古文什么的,真的苦手啊。
“这人是学文的吗?怎么这么多古诗文啊。”陆千一边忍受伤口的疼痛一边吐槽。
“怎么这么熟悉呢······”张梓南看着那张卡片,陷入了沉思。

评论(2)
热度(3)

© 陆千R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