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极度杂食且没长性的人,高考党倒计时中,偶尔诈尸。

关于

【原创短篇】一月一日 校园微恐怖悬疑

前言:诶多,这里是陆千Ryou,初次涉猎原创短篇,请多指教,有什么建议欢迎评论w。

一月一日

【主角】:陆千(♀)20班,理科
          林华清(♀)8班,理科
          张梓南(♂)1班,文科
          周正琮(♂)30班,理科
          安落伶(♀)19班,理科
【地点】:S市第二中学
Chapter1 楔子
“滴滴,滴滴,滴滴……”熟悉的闹钟声按时响起,翻身按掉响个不停的闹钟,陆千揉揉惺忪的睡眼,强忍冰冷的空气,默默的起床洗漱。没有了以往的热闹,反而平添了几分孤寂——毕竟,室友都回家了,只有自己在元旦还要留宿。想到这里,她不禁挑起一抹苦笑。拉开窗帘,满眼的白色——居然下雪了啊,漫天的白雪纷纷扬扬,落在早已枯萎的枝头,给学校平添了几分冷寂。默默拿起差点被收起来的围巾,陆千抱起书本准备出门,却惊奇的发现刚刚整洁的桌面上此时多了一张黑色的卡片。
“贺卡吗?”她喃喃到,“谁这么没品啊,元旦送黑色的贺卡,话说我昨天怎么没看到……”
陆千将贺卡夹在书中,顾不得看便匆匆向食堂走去——雪天的路可没那么好走。
食堂的热气熏的她什么都看不见,默默摘下眼镜和桌上的书放在一起,转身向窗口走去。
一口热腾腾的粥下肚,寒冷的气息便全部被驱散,看着露出书本的黑色一角,好奇心的驱使让她抽出了那张卡片,很光滑的表面,指纹的良好载体她在心中默默分。轻轻地拆开,白色的字迹在黑色的纸上绽开,分外的刺眼,她默默地读着,一边端起一旁的碗,在看了一行后,又默默放下。
陆千皱了皱眉,显然纸上的文字让她意识到了什么严肃的问题。看完后,她深吸一口气,将那张卡片又夹在书里,匆忙的吃完了饭,走向教学楼,身影渐渐消失在漫天的白色中,却不知,某个被白色覆盖的角落中,一双眼睛正在盯着她,并伴以一个诡异的笑容。

与此同时,收到卡片的另外四个人也正向他们的第一站进发。

游戏,才刚刚开始。

Chapter2 新队友?老朋友?
陆千到达大家经常聚会的“小角落”——这是未闻的大家决定的默认地点,却意外的看到了一个略纤细的身影。
“教官??”试探性的询问收到了对方肯定的回答,少年回身,还有些稚嫩的面庞却写满了成熟——不愧的省理班的大神吗,一个个都这么高冷,陆千默默腹诽,却在下一刻被对方手中的卡片所吸引——那张一模一样的,被称为邀请函的东西。
正当陆千打算开口询问时,背后的重量让她硬生生的将嘴边的话憋了回去。
“陆千!扑www”
无奈的回头,揉了揉身后人柔软的头发。“华子,你怎么来了……梓南?!你怎么也在……”女孩惊异的声音随后隐没在那两张黑色的卡片中。
“诶,你们都在啊……”另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是安落伶。
“话说,你们都是被这张纸叫来的吗?”梓南无奈地看了看手中的卡片,“谁这么无聊开大家的恶作剧啊,天这么冷,回去啦…”
“就是,我先回去喽。”安落伶打了个哈欠,转身往回走。
“等下,张梓南你背后的雪地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一直没出声的周正琮突然开口。
“啊?”众人顺着周正琮手指的方向看去,确实有什么东西在反光,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张梓南回身从雪地里翻出周正琮所指的东西,却发现是个快递包裹。收件人出赫然写着陆千的名字,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愣。
“我最近……没有快递啊”陆千愣愣的,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拆开了包裹。
“喂喂,陆千你小心点啊,万一是炸弹什么的呢?!”这是小说看多了的华清。
“你小说看多了吧……”看吧,吐槽什么时候少了张梓南。
“又一张卡片?!谁这么无聊啊……”陆千从那包裹里抽出那张卡片,上面的内容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亲爱的陆千,张梓南,林华清,周正琮,安落伶,新年快乐啊,你们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这是一场游戏,赢者的奖励,是活下去,失败者的惩罚嘛……就是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中途退赛的人,恭喜你,将成为我们游戏的道具,胜利条件是,抓到凶手并杀了ta,祝你们好运。The game is on~
PS.第一关的提示在包裹中。^ω^”
众人不禁打了个冷战,标准的A4纸,手写体,而最后的那个颜文字此刻在众人眼中是如此的可怕。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首先打破沉寂的周正琮,“事到如今,我们只能和那个人玩游戏的吧,不然大概都活不下来。”
“有人开玩笑的吧……”口是心非不愿承认现实的张梓南。
“你觉得会有人用血来开玩笑吗?”陆千的声音适时的响起,众人的视线一下子被吸引过去。
“你说,血?”
“那儿,是我刚才拆包裹的时候将邀请函放下的地方,那片红色,不是颜料就只能是血了,但是颜料的颜色不会变黑的那么快吧。”
“我说这卡片上怎么一股铁锈味儿,原来是血啊。”林华清默默开始发挥自己的法医常识。
“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等等,安安呢?!”后知后觉的陆千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大意了。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周正琮的声音适时响起,暂时将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当前。
“西北望,射天狼?这什么东西啊,诗词大会啊?!”张梓南凑过去看了看,却在看到内容后愣住了。
“苏轼?江城子?北宋?这有什么关系吗?”林华清困惑的歪歪头。
“……我大概知道是哪里了……”陆千面色沉重,转身向教学楼里走去……

评论(1)
热度(3)

© 陆千Ryou | Powered by LOFTER